春夏秋冬秋秋秋

勿念。

【巍澜R】Night 1

           Night 1
   *影视剧入的坑,还未来得及补原著,所以不涉及任何剧情,请勿考究
    试试可不可以,这样放,不行的话就走外链了。

等到赵云澜明白过来自身处境的时候,已经为时过晚了。

他也不知道他和沈巍两个人是怎么从玄关滚到床上的。赵云澜保持仅有的清醒睁开眼透过镜片去看沈巍的双眸。这双眼睛总是看着他,或者在背后望着他,永远都看不够的样子。他分开心思想着,有时候沈巍还会委屈地盯着他,略红的眼睛没有了平时的冷静,那样的眼神只要一眼就让能让他逃也似的躲开视线。但今天的眼睛又是什么样的呢?沈巍搂着赵云澜却用一只手支撑着上身,动作轻柔一点也不像是要将赵云澜压在身下去做些什么。赵云澜着了魔地伸手摘去沈巍的眼镜,沈巍被他略吓了一跳,就这么任由赵云澜动作。

  眼镜被放在了一边,沈巍就被赵云澜压下了脑袋,先像是醉倒在桂花蜜酒里鼻腔里满是甜香,再然后是深陷泥潭无法自拔,被吻住的唇夺走了仅有的空气无法思考。唇齿相依,又或者是肉体相贴的温度让沈巍清醒了一些,眼目清明对上了身下人的眼。一时间的热度从心脏开始,沸腾了血液,耳根一瞬间因为充血而通红。

 “不会接吻吗,沈教授。”赵云澜调笑道,他用手勾住沈巍的脖子,头往床上靠去,被气氛感染连带着嗓音也变得略低哑。听在沈巍的耳里就像是赵云澜凑在自己耳边吹气,一阵酥麻从耳廓开始扩散。赵云澜对沈巍的影响不是一星半点的大,沈巍简直要溺死在赵云澜的声音里了。
  
在沈巍的生命里,没有经历过情欲的骚扰,身边也没有女性,无尽的岁月里,能让沈巍口干舌燥、勾起念想的就只有赵云澜了。但是真的到了这一步,沈巍简直比赵云澜还要被动。他不接触电子设备,更多的时候投身于教学事业或者作为黑袍使处理地界事务,让这样一位在情欲方面清清白白的人跳入欲海,无疑是将剪去鱼鳍鱼翅的鲨鱼抛入深海一般,只剩摆尾和一双利牙毫无用处。

沈巍俯下身去,盯着赵云澜的唇畔看了半天,抿出一个笑来。后者有些敏感得想要往后躲了躲,却贴着床无处可退。“的确不会,不如你教我?”沈巍贴着人耳廓轻喃,他有些满足,赵云澜没有对他做的事情,自己做出来似乎效果是一样的。赵云澜的耳朵也很热,唇畔接触更是让人感到欢愉,“又或者,赵处长愿意教教我,藏在你抽屉里的那些东西怎么用?”沈巍的记忆力不错,更别说他前不久才又帮赵云澜打扫过房子,哪里放着他的内裤他都一清二楚。

 赵云澜看着压在他身上的沈巍,视线又往下移了一些在小腹部打转了好久。沈巍见他良久没有回应不禁蹙眉抿唇,轻轻地含住耳尖用牙磨了一下,而后飞快地用舌尖扫过像是担心弄疼了他。赵云澜被这样的动作弄的一抖,沈巍以为自己真的弄疼他了,更轻柔地用舌尖去舔舐。“沈巍!”赵云澜一缩脖子让耳朵脱离险境,他的呼吸都加重了不少,但对上沈巍的眼睛之后却只能勾着人脖子,示意他凑过来,“下次不许舔我耳朵!”

 沈巍乖乖的将脸凑上去,眼睛紧紧盯着他都不舍得眨一下,“好。”赵云澜满意地偏过头在人脸上落下一吻,接着是唇。赵云澜占据着主权,舌尖撬开齿关找到僵硬在口腔里的舌面扫动。沈巍花了好一会才反应过来,现在占据他理智的也许只剩情欲和爱意。他们犹如久别重逢的恋人,互相拥抱亲吻,久久不能分开。沈巍双臂收紧将人揉进怀里,找到换气的空隙唤了一声“阿澜”后,低首继续与人撕咬吮吸。赵云澜本抱着脖子的手慢慢往沈巍腰上挪去,沈巍自然是依样画葫芦地学了起来,但等赵云澜把沈巍的扣子全数解开之后,他就发现自己的裤腰衣物已经被无师自通的沈巍全数散开。

——tbc
对我就卡在这儿,因为明天要考六级啦~等我考完再给你们写下面哒w

评论(31)

热度(7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