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夏秋冬秋秋秋

勿念。

【百粉福利·巍澜】

【百粉福利*巍澜车】

   @汪叽早就成年了  点梗

*重点词:袖箍和衬衫固定带,赵处被教育

* SM警告!!

*不好意思,因为三次的事情拖延了放送。之所以会停更俩礼拜,因为我很害怕我现在的心境会带入文字给大家带来不好的阅读感受。趁着这种很想写虐的心情我决定先构思的巍澜长篇连载。希望大家可以理解【鞠躬

 *粉丝群开了,欢迎加入秋名山停车场,群聊号码:814655890

————————————————————————

沈巍已经带学生出去调研古墓出土的文物一礼拜多了,这座原本被沈教授打扫的干干净净的小别墅,又一次被赵云澜摧残得面目全非。正值年关,赵云澜为了特调处后期的工作在各种酒席上奔波,从上家喝完往楼下的场子跑,饶是赵云澜这种三面玲珑的人也是吃不消这样的应酬。

 

家里藏的胃药一一被大庆刨出来拿到特调处给那个吐得昏天地暗的赵处长送去,“算算日子,沈巍也该回来了,赵云澜你能不能悠着点?”他家主子是听不见他说的话了,就着口水嚼吧嚼吧药就这么吃了睡在沙发上。大庆恨不得变成本体给他肚子来上一个泰山压顶,但他也知道他要是那么干了,可能死得连全尸都没有了。

 

祝红从处里找出一床被子,扔到赵云澜身上也不给他盖任由着男人自生自灭。自从小姐姐知道这个男人是别人的老婆之后就衍生了另一种相较于抖s的性格,现在处里没有一个敢惹这位蛇族的大小姐了。祝红没好气地看着赵云澜一滩烂泥的样子,“这空气里都有一股臭酒的味道了,小郭,赶紧给沈巍打个电话,过来接人!”她美眸一横,惹得郭长城往楚恕之身后躲了躲,唯唯诺诺地掏出手机也不敢有什么异议,电话很快就接通了郭长城还没有说话,手机就被楚恕之抽走,“沈教授?我们老赵又喝醉了,麻烦您赶紧回处里认领一下。”

 

巧得是,沈巍真的已经在回城的路上了,接到这个电话又好气又好笑。他很清楚这个电话的意义,也知道最近赵云澜的行程。特调处的人能挨到现在才给他打电话也是不容易了,怕是赵云澜已经是不省人事了才会让这群人有机可乘。他挂了电话打转了方向盘朝着特调处的方向驶去。

 

等他到达特调处时已经是一个小时之后了,沈巍敲了敲门,门一开就被丢了一团裹着重物的被子。他急忙接下还没问话就被关上的门碰了一鼻子灰。再看了怀里的东西,毫不意外的是一团烂泥的赵云澜。沈巍差点被气笑,他隔着被子都能闻到酒气。

 

“赵云澜?赵云澜?”得不到回应的沈巍深深的叹了口气,他将人放到副驾座给他整整被角,在人头靠的地方放了靠枕。他也不急着开车,而是侧过头去看他身边的人,已经将近九天没见,赵云澜劳累过度脸上青灰一片,都睡着了还眉头微皱想必又是胃病犯了,这几天酒一定没少喝,正经饭应该没吃多少。沈巍心疼地凑上去轻吻人唇,“真是让人省不下心。”

 

他驱车回家,半路上赵云澜迷迷糊糊地醒过来转头见着沈巍可是吓了一大跳,差点蹦起来,“老婆!你,你回来啦?”他顿时笑的有点狗腿,沈巍轻轻嗯了一声,赵云澜听着就觉着自己应该会很惨。还没等想出个对策,沈巍就把车开进了自家车库,他解了安全带翻身将赵云澜搂到怀里,赵云澜闻着沈巍身上那股熟悉的冷香,出奇地忘记了身上醉酒的难受,而是被酒精驱使,“媳妇,亲一个?”沈巍听话地堵上了那张嘴,口腔里没有残留的酒精只剩赵云澜吐完吞药的苦涩。赵云澜被沈巍近乎粗暴地吮吸,亲的舌尖发麻浑身发软,“阿巍。”赵云澜吞咽下过多的津液,费力地挤出字来。

 

沈巍应了声,他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字来,“这就是你答应我的好好照顾自己的答案?”赵云澜被沈巍揉进怀里,狠狠地,用力地抱紧了。赵云澜胃里灼烧的滋味儿好容易被药劲压下,他仰头将脖子争出一个空间,含住沈巍的耳廓用舌尖描摹轮廓。

 

“这不是身不由己嘛。”赵云澜讨好地朝着沈巍笑道,却是又一次被沈巍封住双唇。这一回却是含了半口温水,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喝的,赵云澜迷迷糊糊地想着微微张嘴顺从地吞咽下了温水,而后被沈巍捏着面颊,好好地吻了半天。一点水压根都不够赵云澜解渴,反而被沈巍亲得口干舌燥。沈巍乐在其中地给自家爱人喂水,足足将他放在车上保温杯的水喂去一半,才温和地舔去因为边喂水边接吻而残留在人皮肤上的水珠,“好些了吗?”他放下杯子这么问。

 

“好了啊,”赵云澜眨眨眼朝着沈巍抿嘴笑,只是他不知道他用沈巍已经亲到红肿水润的唇抿唇坏笑的样子有多诱人。赵云澜只知道现在他不仅恢复了精神甚至可以调戏沈巍,“不仅好了,还可以和沈老师双宿双飞呢。”

 

沈巍呼吸一滞,他一手拨开被子,一手将座椅放下。接着,他整个人翻到了副驾上,将赵云澜压倒了身下,“赵云澜,你是不是不长记性。”沈巍努力温和语气但还是暴露了他终于爆发的脾气,他才离开了十天不到赵云澜就可以将自己折腾到这种地步,甚至可以忘记在自己离开之前的叮嘱。赵云澜眼神乱飘连连否认,“没有没有,怎么敢呢?老婆你说的我都听啊。”他的双手抵在胸前试图抵御沈巍的压近。

 

沈巍被赵云澜气笑了,他一把摘下眼镜丢到一边,将人揪起来恶狠狠地咬住人的唇瓣,不复之前的温柔,每一下的进攻都像鲨鱼撕咬猎物一般的血性。赵云澜被这一出吓懵他呆呆地任由沈巍动作,直到痛楚传到大脑才反应过来痛呼出声。

“疼?疼就给我长长记性。“沈巍的声音不温不火,但赵云澜很快发现了沈巍宣泄怒火的渠道,他的衣服已经消失了,一丝也没有留下。

 

沈教授要车震?我衣服呢?就算是自家车库我也没打算遛鸟?WTF???


——————————

食用愉快,然后明天会放night6 和这个的后续,后天放另一个百粉福利和长篇连载开篇

谢谢大家的支持了。

评论(13)

热度(454)